考虑到近期的利率下行、中央加杠杆、支持宏观经济等大背景及因素,《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出:“从今年开始拟连续几年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,专项用于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和重点领域安全能力建设,今年先发行1万亿元。”超长期限通常指10年以上的国债,关键期限为15年、30年和50年,但本次超长期特别国债的期限尚未明确。

  历史上,我国发行的超长期特别国债主要为1998年发行的2700亿元30年特别国债(用于补充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资本金)以及2007年发行的8539亿元15年特别国债(用于向央行置换外汇储备,作为资本金组建国家外汇投资公司),合计11239亿元,其中10200亿元为定向发行,定向发行背后资金来自于央行,因此过往超长期特别国债发行对流动性影响较小。

  需求方面,超长期国债的需求方主要是保险,其次是银行等机构。近年来保险资金运用余额(保险业务获得的资金减去已经用于支付赔款、退保金等费用后剩余的部分)年增量约在1.5-2.2万亿元,其中80-90%会用于投资于利率债,因此还需要银行方面加大对长久期利率债的配置,考虑到居民按揭贷款余额的下降,银行也有配置其他长久期资产的意愿,此外本次亦不排除通过柜台向居民发行国债的可能性(2023年2月,央行出台《关于银行间债券市场柜台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》)。

  供给方面,近三年超长期国债发行均值仅为3883亿元,2020年是超长期国债发行最多的一年,但发行金额仅为6238亿元,仍然明显低于本次超长期特别国债的规模,因此2024年超长期国债发行压力显著增大。

  如具体到月度发行上,超长期国债的月度发行规模通常在200-300亿元左右,期限上则以30年期为主,较少发行15年期。如在部分月份密集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,可能带动30年-10年的期限利差走阔。同时,供给压力还可能导致资金面波动,这部分还需关注央行的流动性支持以及央行和财政的配合情况。但如果投资者对中长期的宏观预期未发生改善,全年角度的收益率曲线的调整压力可能也有限。后续还需密切关注本次特别国债发行细节等信息以及央行相关表态。

  (作者:摩根士丹利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 陈言一)